售前咨询: 400-820-8720
主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动态 >

致远互联C.CAP:为组织架构、为协同运营而生的低代码平台

“‘基于低代码技术或者平台开发出来的应用只能承载企业轻量的长尾业务’这一观点致远并不赞同。”

面对低代码领域的热门话题,致远软件低代码架构师王文友非常直接地给出了否定答案。

不得不说,低代码是企业服务、ICT领域近两年的焦点。尤其在经受过疫情的洗礼,企业纷纷加速数字化进程的2020年。这是因为,低代码的敏捷开发、大众化等特性既帮助企业降低了开发门槛、加快了业务在线化,同时又节约了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

Gartner预测,到2024年,65%的应用程序开发活动将通过低代码的方式完成。同时75%的大型企业将使用至少四种低代码开发工具进行应用开发。

中国软件网、海比研究院发布的《2021中国低代码/无代码市场研究报告》也显示:全球低代码/无代码市场规模2021年将超过百亿美元,预计在2023年将突破两百亿美元;2020年中国低代码/无代码市场规模达19亿元,未来五年复合增长率达50%,保持高速增长。

资本市场的关注更是低代码火了的有力论据:前有国外OutSystems获得3.6亿美元投资、西门子7亿美元收购Mendix;后有国内APICloud获得1亿元融资、滴普科技获得数千万美元融资。

在风口下,低代码创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与低代码有关的话题更是成为业内人士讨论的焦点,“基于低代码技术或者平台开发出来的应用只能承载企业轻量的长尾业务”便是其中之一。

“致远对自身低代码开发平台——协同云云设计中心C.CAP的定位并非在边缘,而是更好地支撑、串联企业业务。” 王文友解答道。

C.CAP,赋能企业全员数字化

先简单看一个基于C.CAP的典型案例。珠海大横琴投资有限公司是国务院批复的《横琴总体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的“两层机构、一站式服务”管理模式中的开发运营公司,主要承担横琴新区基础设施开发、招商引资、物业管理、项目管理、咨询服务、产业开发、风险投资等业务。

近年来,大横琴的企业规模不断扩大,面对日益复杂的组织架构和运营流程,大横琴借助致远协同运营中台的低代码定制能力、连接能力,快速打造了包括人事、资产、合同等一系列数字化管理应用,同时将各业务系统数据有效串联,形成支撑18家分、子公司,覆盖1000多人的统一运营平台。

除大横琴外,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借助C.CAP开发了深度辅导预约评价应用,协同学校各类系统,实现全体师生的信息共享;威海职业学院借助C.CAP打造了双高计划项目管理产品,服务于学院全体教职工;四川选择律师事务所借助C.CAP打造了案件事务管理系统,实现了企业所有员工客户解决案件业务流程的全生命周期把控。

不难看出,这些基于C.CAP开发出的应用,无不深入了企业的核心业务,服务的对象也并非单单某部门或某几个特定人群。正如致远互联CMO刘亦然所言:“过去的技术实现的是部门级的信息化。而数字化时代要求的是企业级的全员在线以及业务的闭环。”

不仅如此,致远自身便是C.CAP的用户。“过去致远的公文管理解决方案由开发人员手动开发,后来升级便使用了C.CAP开发,这对致远来说也是一个改变。” 王文友说。

这一案例也再次证明着,致远的低代码平台C.CAP不仅仅能承载边缘场景,同样也能胜任核心业务。因为对致远而言,公文管理便是其主要业务之一。

将组织架构模拟基因深入每一行代码

尽管火热的低代码赛道选手众多,但不难发现,其参与者无外乎三类:一是以阿里宜搭、微软Power Platform为代表的云服务商;二是以致远互联、金蝶、用友为代表的传统协同、管理软件厂商;三是诸如葡萄城、iVX等将业务转向低代码的纯低代码企业或者创企。

同时,三类参与者其低代码平台各有所长。云服务商更擅长其低代码平台的并发量、可靠性以及稳定性;纯低代码企业或者创企擅长轻量、敏捷业务;诸如致远这样的综合企业应用数智化服务厂商更擅长业务和场景。

刘亦然认为,这恰是C.CAP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低代码平台的本质还是应用,所以最终还是要看实现过什么应用,搭建过什么场景。”

致远也透露,其从2012年便开始探索低代码技术推出业务定制平台CAP,又结合多年的技术积累、客户成功实践以及云计算、微服务等技术推出C.CAP。

由于C.CAP运行在致远的技术中台、业务中台以及数据中台以上,这使其有着坚实的底座。这也是刘亦然心中,C.CAP的第二点核心竞争力,也是其能撑起企业核心业务的原因。“低代码平台的实现,也可以跟第三方合作,但致远是自家的底座。”

作为低代码架构师,王文友也从技术角度补充了C.CAP的独特之处。如在模型驱动上,C.CAP采用生成代码的领域模型驱动方式。在他看来,生成代码的方式能带来两方面的好处:

一是保证整个系统的稳定性。“生成代码的方式使得客户对性能或者个性化有需求时,可以进行单点调优而不影响其他的应用,避免牵一发而动全身。”

二是申请著作权。“不管是ISV还是客户,借助生成代码开发的应用,均可以申请著作权,而引擎模式是没办法拿去申请的。”

“C.CAP的独特之处是其组织架构模拟能力,可以实现对真实组织模型的优化和数字化实现。”刘亦然认为。

的确,无论是全员在线还是业务闭环,这些无不涉及组织架构。只有信息系统与人员、岗位职责、组织一起变化,这才能实现企业数字化的闭环。

与伙伴从供需关系转向共生关系

另一方面,进入云服务时代后,生态成为绕不过的话题。作为云时代的产物,C.CAP的生态打造也成为致远关注的焦点。刘亦然透露,C.CAP的生态很容易理解,即与伙伴从供需关系转向共生关系。

为此,致远将从营销和供给两侧伙伴着手,形成C.CAP发展的良性循环。首先,面向营销侧伙伴,致远将围绕业务推进的完整闭环向伙伴赋能:依托于C.CAP的丰富资源为伙伴提供所见即所得的体验和POC支持。

同时,C.CAP覆盖项目交付的完整路径,即从需求调研、项目实施、安装以及调整优化整个环节,将交付过程的基础性和重复性工作自动化智能化,提升资源复用能力,并最大程度提升客户个性化业务需求及运营管理效率。

其次,面向供给侧伙伴合作,致远将充分发挥这一类伙伴在细分行业的深耕优势,建立伙伴收益体系和长期激励机制,鼓励伙伴参与打造丰富化和精品化的组件资源库,帮助供给侧伙伴释放产能的同时,实现价值最大化和商业模式转型升级。

这样的共生关系于致远而言,使得C.CAP的组件资源更加丰富且进一步满足细分客户的需求;于伙伴而言,将组件资源复用转化为项目成果后,伙伴们可以借助致远协同云市场的资源进行成果推广,获得收益。这也是致远举行十多届协同应用大赛的原因:互利共赢,共同壮大C.CAP的生态圈。

回首被疫情笼罩的2020年,在短短半年时间里,909人通过C.CAP提供的资源创建了787个应用;“致远互联·华为云杯”首届协同云企业应用开发者大赛上,上千个开发者通过C.CAP设计了1500多个优秀应用,涵盖100多个热门行业、50多个业务领域。

今年,致远互联对C.CAP提出了更高的目标:逐步走向规模化定制。为此,致远一方面将强化C.CAP的低代码定制以及资源复用能力,另一方面将鼓励更多企业级开发者以及个人开发者通过C.CAP搭建定制化业务应用。

最后,不妨期待下,借助C.CAP ,2021协同云企业应用开发者将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

上一篇:上水集团:“传统基建”和“新基建”协同融合 激发水利行业新动能 下一篇: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构建EPC数字化协同平台


关于致远

上海企通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上海企通软件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1月,企通成立17年来始终专注国内企业数字化服务,是一家以管理软件和互联网应用的开发、咨询、营销、培训、实施、服务于一体的管理数字化服务公司。以“推动客户实现行业领先”为己任,以帮助客户“增加收入、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控制风险”为目标,为国内企业提供数字财务、智能供应链、数字营销、智能制造、员工赋能、智慧协同等领域数字化转型培训、咨询、工具、运营。

400-820-8720
在线服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上海致远软件有限公司 |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浦东南路2250号B座4楼 | 沪ICP备:11016311号-6 

在线体验

X

借助协同管理软件,我们的客户成功实现了管理价值。他们的分享希望能给您帮助。如果您想进一步了解致远协同管理软件,请真是填写如下表格,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为您答疑解惑。

选择产品:
姓名: *
单位名称: *
所属行业: *
联系电话: *
联系手机: *
电子邮件: *
您的需求: *